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我的艳遇生活


我的老家,lc,古为隆桥驿,明隆庆元年(1567年)置县,它地处sc盆地南部腹部,川渝两省市交界处,古有“北接秦陇、南通滇海、西驰叙马、东达荆襄,以弹丸而当六路之冲,扼川南而通四面八方”之称,是川、滇、黔、渝重要物资集散地。2005年,被中国乡土艺术协会命名为“中国石牌坊之乡”。

经过连夜的奔波,我们一行三人以于第二天中午到家,父母早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可口的饭菜,看见我回家,同时又带来两个这么美丽的女生回家,两老直开心的合不拢嘴,加上两女嘴巴又甜,很快,就融入了我的家庭。

看到这里,我也很开心,先前我还很担心,老人会因为世俗的眼光而反对呢,现在终于可以完全放心了。

吃完饭以后,我和父亲坐在客厅聊天,两女陪母亲在厨房洗碗。

父亲问我:以后有什么打算呢?

我说:我想先去cd看看,然后再做打算。

也行吧,反正你要记住,只要你平安就行,实在不行的话,就回来,家里又不是没有钱。父亲说道。

我知道的,我就是想自己闯一闯,而且现在又有了两个女朋友,我希望能靠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空来。

那好的,cd上面我也有些朋友,如果你到时候有需要的话,可以去找他们。

恩,好的。

结束了同父亲的聊天,我给巫子打了个电话:喂,巫子啊。是我,我回来了,你小子在做什么呢?

电话那边:老大,你终于回来了啊,你现在哪里啊?

我在家呢,你下午有时间吗,出来聚聚。

好啊,我下午约了一个客户,不如你陪我去见完客户,然后我们再去吃饭,怎么样?巫子在电话那边说道。

那好,你说一个地点,我来找你。

那就在老地方见面等吧,反正我约的客户也在那里见面。

好的,我等一下就来,一会儿见。我挂了电话,给两女说道,我要出去一下,看她们出去不,两女说不出去了,就在家里休息一下,顺便陪陪我母亲,我答应了。于是拿着父亲的车钥匙,开车过去了。

老地方还是老地方,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什么改变,这里的老板是一个寡妇,我叫她红姐。以前读高中的时候,就经常来这么喝咖啡,所以还算比较熟悉,红姐今年应该有三十四、五吧,独自一人支撑着这个店子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也不容易,刚进门,红姐就发现了,说道:今天是什么风啊,居然把你给吹来了。

我寻着声音,只见红姐穿着一身黑色无袖低胸紧身装,一脸笑容的站在我的面前面。

“哦,你好,红姐,你也在啊?”我赶忙和她握手。红姐伸出胳膊和我握手,这是一个精致的女人,两臂洁白晶莹,香肩柔腻圆滑,雪肤光润如玉,曲线修长优雅。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颤颤巍巍的乳峰,饱满涨实,坚挺高耸,显示出美女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,从低开的领口望去,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呈现在我的眼前,不由让我心跳口渴。

红姐继续说道:“这么久不见,还想到来我这里坐坐啊,呵呵——”红姐笑出了声音,声音很轻,有些淡然。这种笑容给了我一种美感,这种美感摄人魂魄,使我无法不去凝望她那明眸皓齿,清丽妩媚,惊觉岁月流逝的沧桑非但没有损伤她的容颜,反而却雕琢出一种撩人的神韵和万种风情。她那眉梢眼角,甚至包裹在裙内的盈盈腰肢都显得丝缕分明,妖娆多姿。极好的装扮,精致的衣饰,让人生出一种美人迟暮的感觉。

我说:哪里哪里,这么久我一直在外地,这不一回来,就来你这里了吗?我恭维的说道。

那还差不多,对了,巫子就在里面,你去找他吧。红姐说道。

我看见了巫子,和巫子坐在一起的,还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看样子,应该就是巫子所说的客户吧。

我走了过去,巫子也看见了,连忙起身:来,老大,我来给你介绍,这位是郭老板。巫子对我和他客户说道。

我伸出手,同眼前的中年人握手。

郭老板,这么是我老大,杨君凡。巫子对中年人介绍道。

你好。眼前的中年人也伸出手与我握手,一阵客套后,我们分宾主坐了下来。

巫子说:老大,这位郭老板手上有一个厂房,因为经营不善,想把它给卖了,你看一下有什么好的办法。

我这时候才知道,原来巫子这位客户想卖厂。郭老板看见巫子对我说话的口气是那么的尊敬,也说道:杨兄弟,你看帮老哥我想想办法,事成之后,老哥我一定会感谢你的。

我看了看巫子,又看了看郭老板,说道:郭老哥,别这么客气,既然巫子是你的朋友,你也就是我的朋友,你说说看,看你的厂房有多大,我好帮老哥你出出主意。

郭老板说道:我厂房就在新开发区那边,占地80亩,是做饲料加工的,地皮是自己买的,不过最近因为我cq那边的生意经营不善,银行又吹着还款,所以我想连着地皮和厂房一起卖出去。

我问道:那老哥你的价格大约是多少呢?

500万就够了,其实这些年来,我也找了些钱,现在就想安稳的度过晚年,兄弟,看你有什么办法没有?郭老板说道。

500万,天啊,这么便宜,不会是个圈套吧,我心里想到。要知道,80亩的话,光占地面积就已经很大了,而且再加上厂房的设备,怎么会那么便宜的卖出去啊。

郭老板可能是看出了我疑问,说道:兄弟,这是真的,今年因为金融危机,我也联系了几个买家,但对方就是不相信我会那么便宜卖出去,所以才拖到今天。

我听完后,内心狂喜,不懂声色的说道:这样吧,老哥,你明天把厂房的资料和地皮的资料带着,我先看一下,如果行的话,我就给你买了。
真的,老弟,不骗老哥我。郭老板不相信的问我。

放心,老哥,如果手续合法,我一定出钱给你买了。

那好,那兄弟就明天见了,先留下给联系方式,老哥我明天好联系你。

我们相互留了联系方式,因为郭老板还有事情,就先走了,留下我和巫子两人。

巫子看我先前的语言,估计心中有很多疑问,我安慰他说:放心吧,兄弟,如果他手续都是合法的,你老哥我就要玩空色套了。

巫子吃惊的望着我:老大,真的?

当然是真的了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?我说道。来,我们兄弟这么久没有见面了,好好的聊聊吧,不要说生意上的事情,说说你什么时候结婚啊?

我,我打算明年找点钱就结婚了,对了,老大,嫂子和你分手了,你没有什么事情吧?巫子关心的问道。

没事,我现在又有女朋友了,等一下吃完饭的时候,介绍给你认识。我说道。

厉害,老大就是老大,这么快又有女朋友了。

和我预想的一样,吃晚饭的时候,巫子的眼睛瞪的很大,直望着唐思和秦如雪。老大,你也太厉害了一点,一下有了这么两位漂亮的嫂子,说说看,你是用什么办法哄得两位嫂子和平相处的啊?巫子打趣的说道。

我没有什么办法啊,你两位嫂子从小就认识了,跟我在一起都是因为一个巧合。我说道。

哦,是这样啊,巫子吃惊的说道:老婆。巫子对旁边的女人说道,巫子的女朋友我在照片上见过,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,只见她长发飘飘,黛眉杏眼,显得清纯高雅。身着一件黑缎的贴身连衣裙,上半身是细肩带的设计,下半身是高开叉的,妩媚的贴身连衣裙让她的身材婀娜多姿,。

我心想,巫子的眼光也不错啊,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。

巫子的老婆叫张玉,是他大学同学,毕业后两人就回到lc,一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,说是广告公司,实际就他们两个人,平时接接设计的工作,和广告推广,生意还算不错,除去生活还有一点余钱。

因为都是年轻人,很快就融入了一起,晚饭吃的很愉快。

巫子吃着说道:老大,先前下午,那个郭老板的那个厂房,如果手续是真的,你真的要买吗?

我说道:当然要买了,你要知道,这地和设备,转手卖出去,可是要打赚一笔的。

三女听见外面的对话,停下来吃饭,秦如雪说道:老公,你要买什么厂啊,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啊?

我就把下午的事情重新给她们说一遍。

秦如雪听了,开心的说道:太好了,老公,我们就买下它,钱我这里有。说完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来,继续说道,里面应该有一亿的样子,不够的话,我再叫家里拿。唐思这时候也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,说:里面应该有好几千万吧,我也不太清楚,如果钱不够,我叫家里拿就行了。

巫子听见两女的说话,一下从凳子上掉了下去,张玉赶紧把他扶起,我和两女看见巫子的表情,笑了起来,我说:巫子,你有这么夸张吗?
巫子被张玉扶了起来,脸上表情怪异,颤声的说道:老大,两位嫂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啊,张口就上千万上亿的。张玉也是一脸吃惊。

我简单的说了一下两女的来历,两人才释怀过来。

我对两女说道:老婆们,你们先把卡收着,这地,我不用一分钱就能把它拿到,而且是合法手续。

啊?四人同时发出惊讶声。

我对四人说:吃饭吧,明天你们就知道了。

四人见我已经把话说到这里了,也不好意思再问,心想,反正明天就知道,也不急于一时,于是把话题转开。

晚饭很快就结束了,由于昨天坐车后,我一直没有休息,就和唐思和秦如雪先回家休息了。

巫子和张玉和回到了自己的爱巢,一进家,张玉就对巫子说:老公,你那老大还真不是乱叫的,两位嫂子出身居然这么厉害。

巫子听到老婆对我的夸奖,骄傲的说道:那当然了,不然我怎么会叫他老大呢?来,老婆,我亲一个。

张玉闻言一怔,顿时红晕满面,身子软软得靠在了巫子身上。巫子的手在她的腿上开始抚摸,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腰间,她的腰很细,没有一丝赘肉,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那里的肌肤光滑细腻,此时,张玉已横陈在床上,微微喘着粗气。

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柔柔的照在他俩的身上,张玉那柔滑得长发如丝绸般的闪着光泽,清纯美丽的脸颊让巫子一阵感动。看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躯体,巫子下面更加坚硬起来,翘的老高,一股欲火在他的身体里熊熊燃烧起来。

巫子温柔的为她脱掉衣服,张玉全身透着无限的性感,巫子再也忍不住了,将头深深得埋了下去,贪婪得吸吻起来。这时,张玉已娇喘连连,喘息声渐渐的大了起来。

巫子听看得血脉喷张,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,细细得感受她那温软得躯体所带来的快感。巫子贪婪得在她的身体上抚摸着,光滑得肩背,纤细的腰肢,饱满得丰臀。他的手也深深的陷入了张玉的肌肤里,下面那火热也硬硬得顶在她那平坦的小腹上流连忘返。而张玉的身体也火热起来,四肢如八爪鱼般的紧紧缠住了巫子那健壮的身体,两人紧紧得搂在了一起……我和秦如雪,唐思回到家中,已经是十点多,父母亲已经休息了,两老对自己的的睡眠很是在乎,一般晚上九点就睡觉,第二天早上六点起来锻炼身体。

梳洗好一切,我们三人躺在床上,唐思柔声的对我说道:老公啊,你先前怎么不要我们的钱呢,难道是因为你的兄弟在旁边,不好意思吗?
秦如雪也配合道:是啊,快说。

我看着两女好奇的神色,心想,如果不说清楚,估计是很难睡觉了,于是对两女说道:不是面子的问题,其实500万对于我来说,我家里一样能拿出来,只是这块地,我真的不用钱,就能拿到。所以你们不要怪我先前不接受你们的钱。

哦,是这样啊,那你到底用什么方法呢?秦如雪好奇的问道。

我就知道她会这么问,说道:其实也就是付款时间上的问题,首先,我答应买郭老板的厂,但是付款时间我要两个月后,而这段时间,我可以找新的买家,而且我规划局的朋友已经给我说了,那块地三个月以后,政府会征用来做为lc新区的开发,所以我一点也不愁。而设备,我也事先了解了,都是才买几年,时间不久,可以卖一个好的价钱。

其实我这么肯定,是事前我已经问了在规划局上班的一个朋友,所以我才这么有信心。

两女听完,谜底已经解开,开心的抱着我,一口一个吻的在我的脸上亲着。

闹了一会儿,大家都比较累了,两女已经熟睡了起来,而我,望着熟睡的女人,心中豪情万丈,从明天开始,我的人生,将翻开新的一页。
第二天很快来临,清晨,我被外面的鸟叫声惊醒,看着睡在身边的两女,悄然的下床,父母亲早就已经起来,并去开自己的店了,吃饭厅的餐座上,是丰盛的早餐。我内心感叹,在家就是好,什么东西家里人都准备的整整齐齐的。

我梳洗好,想叫两女起床,走进我的卧室,看见两女还是在熟睡,秦如雪的睡衣由于睡姿不好,已经滑到了胸前,印入我眼前的,是一对若隐若现的高峰,而唐思也好不到那里去,她的吊带睡裙一边也滑了下来,望着眼前的美景,我的欲望升了起来,我轻轻的走到唐思的旁边,把她的吊裙上来,一双美丽的高峰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张嘴,贪婪的吮吸了起来,可能是受到我的吮吸,唐思慢慢的张开了眼睛,看见我正在她的胸前大做文章,轻声道:色狼,又使坏了啊?

我没有回答她,直接吻到了她的唇上,这个时候,我的舌尖开始分开她的双唇,与她的香舌缠绕到一起,唐思的口中开始渐渐得分泌出津液。津液如催化剂一般让我突然加强进攻,我的舌头放肆的在唐思的口中活动着,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,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,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。与她香舌纠缠不休,同时更尝尽她口腔里的玉津甘露。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,此时此刻,两人互相吸吮着,似乎希望时间就此停住,再也不分开。

唐思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,娇美胴体只觉阵阵好久不曾体验过的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,整个人几乎软弱无力地软瘫下来,娇俏瑶鼻发出“唔”的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。

我的一双手在唐思的身体上游走,先轻抚着唐思的玉颊桃腮,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,抚摸了一会,双手渐渐下移,她的下面,早就被我搞得出了大水。

我扶起我的坚挺,再次进入了我那向往着深渊之中,半响,唐思满足的发出叫床声: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好美……唔……上天了……真……舒服我抽插了将近一百多下,忽然感觉唐思混身一阵颤抖,洞里急促收缩吸吮着的的龙头,唐思高潮已经来了。

而不知道什么时候,旁边的秦如雪也醒了过来,看见我们两个人的战况,打趣道:我说你们有那么夸张吗,大清早的,就做。我笑了一下,下身继续我的挺进,一把抱住秦如雪,吻了起来,小妮子刚开始很激烈的反抗,没有多久,就与我融入了一体,这时候,唐思已经高潮的晕了过去,我从唐思身上出来,将坚挺放进了秦如雪身上。

啊……啊……真舒服,秦如雪发现了愉快的叫声。我得到她的鼓励,继续在她身上耕种着。

秦如雪嘴里叫着:啊……我的好老公……真好……好舒服……久良,激烈的战局结束了,两女满足的躺在床上,而我却一点事情也没有,最近不知道怎么的,连战两女居然一点事情也没有,是我的欲望本来就是这么大,还是其他什么呢?我对最近自己的身体有点奇怪,不过也没有多想。

而这个时候,秦如雪喘着气说道:老公,其实我估计你心中还是觉得奇怪,为什么我和唐思会委身于你,对吧?

其实这个疑问一直在我的心中,上次她们那么说了,我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,所以点头道:是啊,我就是搞不明白,为什么你们两个人会委身于我,要知道你们都是一等一的美女,而且当前社会明目张胆将两个老婆带在身边的,也很少啊。

唐思这时候开口道:老公你就别奇怪了,这几天我和阿雪沟通了很多,人生苦短,转眼即空,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抓紧把握眼下的快乐,如果我们紧盯着表面的东西而放弃了实质的快乐那句是舍本逐末,你说是不是?再说了,我和阿雪从小就是姐妹,如果因为一个男人而闹翻,连姐妹也做不成,那很不划算的,而我们又都离不开你,所以才决定一起跟着你,虽然以后会得到很多人怪异的目光,但是我认为,只是自己内心开心,那就行了。

我品味着唐思的话,是啊,人生苦短,因为爱情,事业,很多时候让我们身不由己,所以要抓紧眼前的快乐,认定了,就不要放弃。

秦如雪也插嘴道:老公,你要知道,其实我们也下了很大的勇气的,不过经过几天的相处,我和阿思都认为,我们的选择是对的,所以呢,我们决定,以后不管你有多少女人,但是要记得回这个家,而且,不准跟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,要想找女人进你的门,必须得经过我和阿思,不然,有你好看的。

我惊奇的看着秦如雪,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,照她那么说,那以后我还是可以继续找其他的女人,如果要把女人带回家,只要她们同意就行了,这,这也太不思议的吧?

唐思接着说道:老公你也别感叹了,可能这就是命吧,不过呢,我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也听阿雪说过了,我们从小玩到大的有四个人,除了阿雪,还有菲儿以及洁纯,菲儿是一名律师,我和阿雪已经自做主张,叫她来lc了,因为她目前在cq办理一个案子,离这么近,所以就叫她过来,顺便帮你看一下你快地的法律文件什么的,你也知道啦,既然我和阿雪都从了你,其他两位姐妹你就必须得给我追回来。

啊?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老婆,居然还有叫自己的老公去泡自己姐妹的。我太吃惊了。

秦如雪继续说道:你也别吃惊了,这不就是你们男人朝思暮想的嘛,现在不是很好,现在嘛,你就先给追着菲儿,洁纯呢,目前人在美国,过段时间就会回来,到时候再给你安排。

哦,知道了,我内心太吃惊了,这两个女人到底是怎么的,居然有这么大的度量。不过呢,呵呵,以后的生活肯定很好过啦,我欢呼的抱着两女,两女也紧紧的抱着我。

这个时候,秦如雪的手机响起了,她拿起电话接听,一会儿,她接完电话说道:菲儿已经到车站了,我们快出去接她吧!

那好吧。

我开车父亲的小车,两女在后面欢快的聊着,一路上,我在想,这个菲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,我又应该怎么行动呢?

曾经听人说过:“如果没有女性,那么这个世界将失去十分之七的真,十分之六的善,十分之五的美。”也有人说:“如果地球上没有花,那么这个世界将失去十分之七的艳,十分之六的丽,十分之五的美。”女人就是花,一朵芬芳四溢的花,一朵妖娆多姿的花,一朵美丽的精神之花。

美丽的花都有着醉人的花瓣,而女人的色彩就如花瓣,每一瓣都具有别样的滋味、醉人的沁香、诱人的魅力;每一瓣都透着执着、透着灵气;每一瓣都是一首歌、一片云,每一瓣都带着甜甜的梦、痴痴的情。

而出现在我眼前的,就是一朵雪莲花,圣洁而晶莹。女人约莫二十三、四岁,精炼的短发衬托着典型的圆脸,十分的好看,身上是一袭浅蓝色的职业套装,光滑得小腿山裹着的丝光长袜发出了诱人的光泽,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,细细的鞋带缠绕在光滑圆润的脚踝上,整个装扮高贵中不失典雅,端正中不失妩媚。最后我眼角的目光停留在了女人那高耸的胸部上,这一停留就再也舍不得移开了,只见女人的胸部异常得饱满挺拔,简直让人担心这对玉兔会随时摆脱外衣的束缚而蹦弹出来。我内心估计,应该有36e吧,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滋味,我内心坏坏的想着。

三个女人一见面,就大声欢叫了起来,还引来了不少围观,要知道,三个女人都是祸水级别的人物,没有造成现场直接抢人,已经很不错了。
我走过到女人身边,秦如雪给女人介绍道:这是杨君凡,我和阿思的老公。

你好,我伸出手与女人握手。

女人听完秦如雪的介绍,用怪异的眼光看了我一下,不过很快恢复了过来,淡然的也伸出手,说道:我叫李菲儿。

女人的手很柔软,为了给对方留下好的印象,我不敢多留半刻。

这个时候,郭老板来电话了,约我11点在金额达酒店见面,我看见三个兴奋的样子,也不忍心打扰,于是干咳了一声,秦如雪可能知道了我的意思,于是把李菲儿叫到我的面前,简单的说了一下,就叫李菲儿单独陪同我去,而唐思和秦如雪就去我母亲的药店帮帮小忙。

我和李菲儿开车去金额达酒店,路上,李菲儿好奇的问我:你怎么勾上她们两个的啊?

我从反光镜看着李菲儿奇怪的表情,说道:小姐,你也不用说勾这个词语吧,我可是用真心得到她们呢?

废话,前端时间阿雪才失恋。我就不相信她那么快就能恢复过来,快说,到底你用的什么办法搞定的。李菲儿不相信我先前的话,质问道。
我能用什么办法啊,难道我把酒后强暴秦如雪的事情告诉她,当然不可能了,于是我故做高深的说道:以后你就知道了。

李菲儿见问不出什么,也不再说话,脸望向外面的风景,估计脑中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车很快就到金额达酒店,金额达酒店是lc唯一的一家四星级酒店,里面装修豪华,郭老板已经在酒店门口等我了,我介绍了一下李菲儿的身份,于是我们三人直接进了郭老板事前预订的包房,在包房里面,有一个女人,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女人,女人看见我们三人进来了,对郭老板说道:老公,客人都到齐了,来,快上坐。女人对我和李菲儿说。

我寻着女人的声音,一眼望去,只见一位身穿白色苏绣旗袍的美丽妇人,她那丰硕高耸的酥胸在衣服里鼓鼓囊囊的,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丝袜,白色的高根鞋,走动之间,柳腰款摆,丰腴肥美的臀瓣在白色的苏绣旗袍里面,包裹得紧绷绷的,更加浑圆翘挺,显得雍容华贵贤淑高雅。

我心想,想不到郭老板的老婆居然这么漂亮,郭老板这时候介绍道:这是我内人,纪烟瑶。老婆,这就是我说我的杨兄弟,杨君凡。

我礼貌的和成熟美妇握手:嫂夫人真是漂亮。

成熟美妇纪烟瑶客气道:哪里哪里,杨兄弟才是人中之龙,这么年轻就是一个老板了。

成熟美妇纪烟瑶和我握玩手,又与旁边的李菲儿握手,打趣道:杨兄弟的爱人居然这么漂亮,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。

李菲儿淡然的说道:哪里哪里,嫂夫人才是真的漂亮,我们后辈还好多向您学习学习怎么保养了,一眼望去,不知道的还以为嫂夫人是我姐姐呢,这么年轻。

其实我哪里是老板啊,估计是郭老板听见我要买他的厂房,想到我可能是一个富家子弟罢了。而奇怪的是成熟美妇纪烟瑶称李菲儿是我爱人,而没有反驳。

一阵客套后,大家就坐。我对郭老板说道:老哥,你把你那厂房的资料和地皮的相关文件给我看一下,如果行的话,我们就签约。

还是杨兄弟爽快。郭老板笑着说道,叫旁边的成熟美妇纪烟瑶把相关文件递给我,我把文件给李菲儿,李菲儿仔细的看了起来,片刻后,对我说道:文件都是合法了,可以签约。

我放心了下来,对郭老板说道:老哥,你看什么时候签合同,另外付款方式是什么形式呢?

合同的话,我已经带来了,付款方式老弟你看怎么付款,不过我有个要求,就是在三个月内必须全部付清。郭老板强调道。

我没有想到,居然会这么轻松,本来还打算和郭老板谈两个月付款,没有想到他居然主动提出三个月付清。我含蓄道:老哥,那你银行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吧?

哦,这个老弟你就别担心了,我已经给银行那边说好,最后给我三个月时间,所以不着急,下午到时候老弟你能够遵守合同精神就行了。郭老板说道。

我开心的端着座上的酒杯道:放心,老哥。来,为我们的合作干一杯。

事情很快就解决了,吃过午饭后,我们和郭老板分手,我直接开车到母亲的店子,秦如雪和唐思还在帮着母亲的病人倒水,看见我们回来了,开心的跑了过来,对我说道:怎么样,老公?

我笑着对她们说:事情当然搞好了,我都没有想到,这么快就有了一块地和一个厂房,不过目前最重要的,是怎么寻找到厂房设备的买家。
一旁的李菲儿说道:先前我看了文件,郭老板的厂房的设备是前年才买的,所以目前我们要寻找买家,应该不难。

哦,那你是怎么想的呢?我好奇的看着李菲儿。

李菲儿说道:其实我有一个客户,他也是做饲料起家的,现在在cq有一个大的饲料厂,我可以先联系一下他,看他有兴趣没有?

我听了,内心开心,估计这个女人想到我是她最好的朋友的老公,所以再怎么样,也会帮我,我开心道:那就谢谢你了。

当天下午,李菲儿联系了她在cq的客户,对方很感兴趣,晚上就直接派了人过来面谈。

我和李菲儿在约定的地方等,晚上八点,对方的车到了,一下车,是一个女人,大约是三十岁的样子。齐耳短发梳理得整整齐齐,一尘不染,娇艳的红唇紧紧的闭着。她穿了一件纯蓝色的连衫裙,鼓胀的乳房将她胸前的连衫裙撑得高高的。两条细白的小腿从裙摆下露了出来,让人恨不得捏上一把。

李菲儿对来人介绍道:邬姐,这位就是杨君凡,杨总。

我礼貌的和女人握手,李菲儿对我介绍道:邬姐是大华集团的总经理,我们中国少有的集智慧和美丽与一身的女强人。

女人也礼貌的伸出手,客气道:菲儿太抬举我了,我哪里是女强人啊,也就是一个打工的,杨总才是人中之龙,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成就,我叫邬美。

美人的名字就是好听,我心想。那么如果邬总您的嫌弃的话,我就叫您邬姐吧,我客气道。

邬姐听到:好啊,反正我也没有弟弟,现在多了一个这么年轻帅气的弟弟,我还求之不得呢。

客套一阵后,我们三人在预订的饭局就座,李菲儿简单的给邬姐介绍了一下设备的情况,邬姐听了,说道:这样吧,资料我已经看了,明天我们去厂房看一下设备,如果没有问题的话,我就估价,杨弟你看怎么样?

那求之不得了,这事情就靠姐姐费心了。我客气的对邬姐说道,姐姐,我们就不谈公事了,来,先尝尝我们lc的地方小吃吧。我说完,给邬姐夹了lc特有的小吃。

谢谢弟弟了,还真好吃。邬姐吃了我夹给她的菜,说道。

那就别客气,来,为我们姐弟相见,喝一杯。我们三人举杯,将杯子的红酒一干而尽。

饭局结束的时候,两女都喝得差不多了,看着两女喝醉的表情,一女如含羞的百合,等人栽采,另一女如成熟的牡丹,正在盛放。

我看得心头大动,我对邬姐说道:不如我们去唱唱歌吧。

邬姐说道:不用了,今天我也挺累的,明天还有事情要办,等明天把事情办好,我们再玩吧。

也行,那我送邬姐你去酒店吧。我说道。

我们三人出来饭店,我开车把邬姐送到了预先预订的酒店,然后我和李菲儿回家了。

由于今天晚上有李菲儿在,我只好把卧室留出来,给她们三个女人,我一个人睡客厅。

第二天,我很早就起床了,由于事情已经谈的差不多,今天就我一个人去见邬姐。我把车开到酒店,邬姐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我了,我看着邬姐不禁一愣,呆住了。一个成熟而丰满的少妇站在我的面前,她里面一袭软亮的蓝色绸缎裙袍,衬托出女人丰满玲珑凸显的身段,外罩一件天蓝色西装外衣,给男人更多的想像空间,走动时裙袍摆动将美丽的腿线勾画得完美无比,整齐稍曲的短发,秀气的一双眼睛秋波含情,令人荡去七魄三魄。

邬姐被我赤裸裸的眼光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说道:傻弟弟,还不带姐姐去看设备。

这个时候,我才回过神来,连忙道:姐姐太漂亮了,就是天上的仙女,也不及姐姐的十分之一。

弟弟的嘴巴可真甜,难怪菲儿这么大力称赞你。邬姐说道。

啊,那女人还在邬姐面前称赞我,也不知道她说些什么,我估计她是看到我是她两好姐妹的老公,才这么说吧。姐姐,上车吧。我对邬姐说道。
到了厂房,邬姐简单的看了一下设备,心中估量了一下,对我说道:弟弟,设备还比较新,我们公司愿意出800万将全部的设备买下来。
我听了,天啊,800万,比我预想的多了400万出来,我连忙答应了,于是给秦如雪打了一个电话,叫她给李菲儿说,准备两份合同。
由于时间快到中午了,我便和邬姐开车到一家饭店吃饭,要了一个包房,点了几道菜后。我对邬姐说道:姐姐,在商言商,那我们的付款方式怎么样呢?

邬姐说:弟弟放心,今天把合同一签,明天我回cq后,会叫财务直接把钱打到你的帐号上,另外,我明天下午就会叫人过来搬运设备,不知道弟弟你那边觉得怎么样?

行,没有问题。我内心太开心了,我可以马上把郭老板的500万付清,还直接赚了300万,另外还有一块地皮的那里。我继续说道:这事全靠姐姐你了。这时候,菜已经上了差不多了,我叫了一瓶茅台。来,姐姐,我敬你一杯。

饭后,邬姐已经喝得差不多了,脸上透出酒后的红晕,邬姐说:弟弟,先送我酒店休息一下吧。

我开车把邬姐送回酒店,进来房间,邬姐已经快不醒人事了,我将她扶在床上,我去卫生间拿了一块毛巾,用冷水打湿后,在她脸上扶着。这时候的邬姐,胸口透露出丝丝绯红,胸前的饱满随着呼吸,一挺一挺,好像要把衣服给撑破,我望着眼前的美景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我大胆的将手按在邬姐的胸前,开始轻轻的抚摸,这一摸,就再也不想离开了,随着我的抚摸,邬姐口中发了一真断断续续的呻吟,我望着邬姐红色的双唇,也不管那么多,直接的吻了上去,邬姐微微地“唔”了一声,刚开始有点对抗,但随着我高潮的吻技,慢慢的,开始轻柔地回应起来,我们互相吻着,舌头缠绕在一起。慢慢的,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鼓起的胸脯一起一伏。

我感受着邬姐软软的有弹性的胸脯一起一伏,我只觉得小腹热热的一阵发紧,忍不住用双腿把她的腿往两边分开,让下腹和双腿挤进她的两腿间,把她的双腿叉开,然后紧紧地贴着她柔软的躯体。她被吻着的嘴里开始发出了含糊的声音,身躯也左右扭动着,开始用她的身体磨蹭着我。她的呼吸开始越来越急促,并开始夹着几声轻轻的呻吟,身躯也开始上下挪动。

我一面吻着她,一面轻轻去抚摸着她臀部。抚摸一阵之后,我移过手掌去抚摸她的两腿间,我不住揉着,而春姬发出骚呤。

慢慢的,我已经将邬姐身上的束缚脱的精光,随着最后的t字裤的下来,我发现邬姐那里光洁无毛,那里如一个馒头般白嫩丰耸着,我禁不住轻轻吻了上去……邬姐又是几声长长的呻吟,身体扭动得更厉害了,我在邬姐耳边轻轻地问她:“想要么?”

她近乎呻吟的说:“好……想……”。

没等她把话说完,我已经将下体向上重重一顶,插向她的两腿中间,邬姐两腿中间突然被猛地插进了一条烫热坚硬的柱体,顿时她一下子被插得扭动着头急促的“啊!”地喊叫了一声。

我快速的耸动的身子,我知道,这样的少妇一定要好好的征服,没有多久,邬姐就发出了叫声。

随着我的耸动,邬姐的面腮和身体渐渐泛起了一片桃红色,嘴唇张开大声喘息着,嘴里一声接一声越来越快地发出了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的呻吟。不一会,突然她双手紧紧地搂住我,颤抖着喊了一声:“啊……要不行了……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。

邬姐在我的进攻下,满口胡言乱语起来:啊……好老公……你要干死人家了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女人一遇到你……再怎么三贞九烈……也会变成荡妇的……大力一点……干死……人家吧……真的好美啊!

在我的玩弄和抽插下,邬姐觉得无比的充实和舒服,阵阵的快感透过我们的交合处传传遍了她的身体,她已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中。

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又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邬姐又一次高潮,从她的洞内喷出一股股骚水。

高潮过后,邬姐把身躯紧紧地贴着我,轻轻地在我耳边说到:“你……真……厉害……知道吗,弟弟,我第一眼看到你,就爱上你了,姐姐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了,只希望弟弟你以后多爱爱我”。

听完邬姐的深情表白,我紧紧的抱着怀中的玉人:姐,我也爱你,我第一眼见到你,也爱上了你,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。

弟弟,我也不要什么名份了,姐姐的年龄也大了,弟弟以后有时间,就多来看看姐姐就行了。邬姐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