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奔雷手】(全)
奔雷手(上)

    一个艷丽女人,在赌场上将自己价值千两黄金的手臂作抵押,其后手臂失踪,而接二连三的神秘事件不断发生。神捕郭康捲入此江胡恩怨中,为找寻这女人的手臂,他发现了一件惊人的武林大阴谋……

    金陵城最大的赌场是“九如赌坊”。

    城内的人要玩一两手,很自然就要到那里去。

    九如赌坊的口碑是“公正”、“不会出术”,这就是说,它不会在骰子里灌铅,亦不会换牌。

    开这赌场的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叶坤。

    他虽然五十四岁,但看外表,人人都说他只得四十。

    叶坤吃得开的原因是疏爽,至少表面上是这样。

    九如赌坊的招牌做响了,来赌的男女不分远近,整天都是挤得赌场满满的。
    此刻虽然赌徒如云,但多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赌大小的赌桌上!

    一个穿淡蓝裙子的艷女,左手托著香腮,黛眉深锁,看著瓦盅内的骰子:“大!”

    她像赌身家似的,五百两一口,一连买了七口大!

    但,开出来的却是七铺小!

    她很美,在金陵城内找不到这样的美人,身材玲瓏浮凸,腰细皮肤白,凤眼圆圆,眼波似水!

    但,她是用左手的左撇子,右手似乎一直缩在衣袖内!

    “我偏不信邪,大!”美女左手一推,将身旁所有的银两推了出去,“你那里大概有四百两,来尽地一铺!”

    叶坤远远盯著她,在猜估她的来歷,打骰的荷官,是他信任的肥仔洪:“买定离手,开…”

    “这么邪?又是小!”四周的人惊嘆,准备散开。因为艷女所有的钱都输光了!

    她呆呆的坐在椅上,额上沁出汗珠。

    “叫你老板来!”艷女突然娇喝:“我还要赌多口!”

    四周的人群又聚拢过来。

    “妳用什么下注呀?用自己?陪叶老板睡一晚,也许值一百两!”

    周围的赌客调笑起来。

    叶坤在这时就走到她面前:“姑娘,妳要怎样赌?”

    “就赌我这只右手,她起码值一万两…现在…”艷女将右臂搁在赌桌:“一铺赌五千两!”

    四周的赌客又议论纷纷。

    “一只手值五千两?”

    “大美人也不值这价钱呀?”

    “粉月楼的名妓淡香,最多是一百两一晚…她嘛…贵极不外乎五百两!”
    艷女没有理会四周人等,她只是瞪著叶坤。

    叶坤亦凝视著她。

    “好!”他点了点头,买什么?“

    “买大!”艷女左手轻拍桌子。

    “待我来。”叶坤示意荷官肥仔洪让路借过,他持高衣袖,双手捧起瓦盅摇了摇:“开!”

    这次三粒骰子是二、三、四九点小!

    “妳输了!”叶坤透了口气,五千两足够买起半家九如赌坊。

    “我输了!”艷女失落的嘆了口气:“这只右手是你的了!”

    叶坤身后,有人示意拿刀,有人望著叶老板。

    四周的观眾亦静了下来,想看“切臂”,美人切臂!

    艷女摇了摇头,左手猛地伸入右手衣袖,用力一拉“卡”的一声!

    她将右手手腕硬生生的拉了下来:“你的!”

    站在较远的围观者吓得叫了起来:“切下来了?有没有流血?”

    叶坤很镇定:“姑娘,这又何必呢?”

    艷女左手拿著的右手赫然是一只木雕的手!

    手雕得和真的一样,木是白色的,指头部分还涂上红色的指甲油。

    艷女原来是个伤残,她右手肘下是装上木製的假手。

    木头飘出一股香味!

    “奔雷手?”叶坤脸色一变:“姑娘…不…莫小姐…小的不敢收…妳请拿回!”
    他恭敬的捧起木手递回去。

    “叶老板果然识货!”艷女媚笑:“愿赌服输,这手你小心保管,三天后我带银两来赎!”

    她望了望四周,突然身影闪动,左手快得出人意外,“拍、拍、拍”的,一连将那些口花花的赌客每人刮了个耳光,跟著蓝影一闪,就弹出天阶,跃上瓦面,走了!

    叶坤连忙的将木手捧在怀里:“赌场下午休息,各位请回吧!”

    他喜形于色:“今日不做生意,明天请早!”

    赌场的打手、荷官见老板这样说,亦纷纷将赌仔请走。

    片刻间,九如赌坊就空荡荡。

    “上铺!”

    叶坤是住在赌坊后的,他双眼发光,一个人捧著那只木手:“哈…嘻…天下第一武器〈奔雷手〉落在我叶某人手上了!哈……”

    他反反覆覆的看著这只木手。

    木很香,有股似檀香的味,很轻,似乎是实心的。

    “咦,又没有机括,怎算是天下第一武器?”叶坤将木手把玩了半天,始终找不出这件武器的秘密。

    “会不会是假的?”他将木手又敲又摇。

    “不会的,看衣饰年纪,那女的明明是莫怜香,她佩的武器,应该是杀人于无形、取命快如风的奔雷手呀!”

    他又逐片指甲按动,没有暗器射出,这武器利害在哪里呢?

    叶坤凝神在想。

    在窗外,那个荷官肥仔洪亦在鬼鬼祟祟的偷看。

    一个又一个时辰过去了,叶坤还是一个人困在房内,已经到上灯时候了…
    叶坤苦苦思索了两个时辰,还搞不清〈奔雷手〉的用法,就在这时,屋外突响起两个男声:“叶老板,获得‘宝贝’能不能拿来开开眼界呀?”

    “中州二煞?”叶坤一凛,他三扒两拨将那只木手收入一个布袋内,跟著放入橱柜里,然后推门而出:“两位这么晚来,有何见教?”

    “我们想要〈奔雷手〉!”两汉长得差不多,都是虯髯,手拿单刀。

    他们是剧盗,杀人不眨眼,大的叫雷鹏,小的叫朱卓。

    “废话不要说,拿来!”朱卓就想衝入房。

    叶坤衣袖一甩,一股劲风扫出:“那是客人押在赌场之物,怎可给你?”
    朱卓被震退两步,雷鹏抡刀就砍这时,赌场的看场打手纷纷擎刀枪出现,但叶坤一个人力战朱、雷两汉,五十招内,还是打个平手。

    “两位,那〈奔雷手〉是莫小姐押在小的赌场,得罪啦!”

    叶坤突然衣袖一甩,这招“翻江倒海”力度甚猛,朱卓只觉劲风袭面,胸口一闷,整个人平飞,撞断了一度木栏杆。

    “好!姓叶的,下次再拜会你!”雷鹏上前扶起朱卓,两人一踪身就跳上瓦面。

    叶坤吩咐赌场的打手:“不要追啦!中州二煞的帮手不知是否在附近,大家小心守住赌场,提防他们再来!”

    叶坤吩咐完眾手下,再推门入劈,只见橱门大开,盛著〈奔雷手〉的布袋已不知去向!

    “不好,中了调虎离山之计!”

    他眉头一皱,已无暇细看:“守住房间!”四字讲完,人已掠上屋顶,直追中州二煞!

    赌场打手口住叶坤住的房,亦不敢撞入房内!

    叶坤追了六、七里,哪里有中州二煞的影子?

    “糟了!假如莫小姐要来赎,我哪有东西给她?”

    他身子一顿,就坐了下来:“完啦…传了出去,江湖上要找‘九如赌坊’麻烦的人更多了!”

    在同一时间……

    郭康在城北“六妙斋”吃过晚饭,有点醉意。

    他慢慢走回衙门,他仍是住在旁边的小屋内。

    突然,他感到有团蓝影从身旁擦过,那是个苗条的少女,她用轻功快速掠过后,远在五尺外停了下来:“郭捕头,你敢跟来吗?”

    郭康有点酒意:“我有什么不敢?”

    他踪身就追,两人一前一后的追逐著。

    蓝衣少女专拣人少的地方走,一盏茶的时分,就来到一座破庙前,蓝衣少女停了下来。

    郭康想不到对方的轻功这样了得。

    “郭捕头,希望你替我取回一样东西,否则,天下就大乱啦。”蓝衣少女媚笑,她的眼波似水,意态甚骚姣。

    郭康只觉心头一荡,这么美的女孩子,是会令一个男人动心的:“姑娘贵姓?妳丢了啥东西?”

    “我是莫怜香!”

    少女媚眼又是一拋:“我赌钱输了,身上又没有银两,所以,才用一件武器押了几千两……”她将经过说了出来。

    “江南‘杯莫停堂’的莫小姐,妳用钱去赎回不就成了吗?”郭康摇了摇头:“我吃公家饭的,哪来这么多银两?”

    “我就是找不到人借钱!”莫怜香娇嗔的顿了顿足:“要回我家拿钱,最快要十天来回,我怕有人等不了,为争那武器砍杀起来,那岂不是作孽?”

    “莫小姐,以妳父亲的面子,谁人敢扣留妳的武器?假如妳签一张欠单,不就可以拿回吗?”郭康笑了笑:“倘若妳要我作一个中间人,我可以和妳一块去!”
    莫怜香又顿足:“女孩子赌钱欠债,我怎能让阿爹知?”

    她左手突然按著右边衣襟,轻轻一拉,一边乳房就露了出来!

    那奶子浑圆坚挺,乳头是小小的一点,乳晕亦是粉红的一小片,像支小竹笋一样。

    郭康是个正常的男人,他忍不住盯了两眼。

    “郭康,假如你替我取回〈奔雷手〉,我可以陪你睡觉!”莫怜香柔声道,她托起奶子:“一定可以令你快乐的!”

    “快…快收回…”郭康想不到一个大家闺秀,竟然会将自己的肉身露给男人看的:“我不要…妳…妳想我怎样帮妳?”

    “最好是偷回,等我筹足钱,再还给赌场!”莫怜香左手拉了拉衣襟,乳房缩回裙内:“我不想给人知输了这么多!”

    “要吃公家饭的去做贼?”郭康失笑:“不必那么严重!叶坤我是认识的,来,我和妳去,只要讲一声,银子迟点还没有关係!”

    郭康扬了扬手:“走吧!”

    莫怜香咬了咬小嘴,慢慢走了过来。

    郭康转身就想走,突然,破庙内蹿出一个黑影。

    “看刀!”手上扔出四把飞刀就射向莫怜香。

    “小心!”

    郭康一个跟斗倒后,二掌平推,一股劲风击向飞刀!

    “哎唷!”莫怜香身子一慢,虽避过了三把飞刀,但仍有一把割过她的右肩。
    “莫怜香,妳没有了〈奔雷手〉,迟早要妳的命!”那黑衫蒙面穿夜行衣,一击得手后就急退,像箭一样往庙后急奔!

    郭康一运气就追了上去:“伤了人还走?”

    “郭捕头,救我!”莫怜香的娇呼,将郭康召回。

    “妳有这么多仇家?”郭康笑著,走了回来。

    “假如不是这样,我爹为什么要给我造了〈奔雷手〉这武器傍身!”莫怜香右臂平伸,血光殷然,更露出右手是腋下没有了的!

    “啊,妳……”郭康亦想不到这糜美的女孩子,竟是个伤残,他虽然有酒意,但似乎清醒了很多,他扶著倒地的莫怜香:“要杀妳的是谁?”

    “是我爹的仇家!”她蹙眉,样子更是可怜,郭康只觉触手之处柔软,一阵女儿香袭人,他想看她的伤口!

    岂料电光火石之间,莫怜香右手手肘突然一撞就撞著郭康胸口的闷穴,跟著左手一点就连点郭康身上四、五处麻穴!

    “你……”郭康闷哼了一声倒地:“莫小姐,妳设这个局陷我?这…这为什么?刚才是妳的人放飞刀?”

    莫怜香甜甜一笑:“对的,那几柄飞刀,要不是我自己迎上去,怎能碰到我呀?郭康,你脑筋不笨,但始终栽在我手上…嘻…嘻……”

    “妳想怎样?”郭康仍很镇静。

    “不怎样,我有点喜欢你……”

    莫怜香左手伸出,剥开郭康胸前的衣钮,跟著伸了进去,摸著他粗壮的肌肉,还有乳头!

    男人被女人搓乳头,郭康抽了口气:“妳不是要杀我?”

    “不!”莫怜香突然伏落郭康身上,她伸出舌尖,不停的撩郭康的乳头,仅有的手就解他的裤带……

    “妳……”郭康只觉那又软又滑的手握住他的肉棍子,慢慢的搓来搓去,又轻捏他两颗小卵。

    郭康忍著,她搓了半晌,见他的肉棍子还是软软的:“哈…你不成?”
    郭康的面一红,他被女人狎玩还说出这样的话,他想不出这“大家闰秀”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!

    莫怜香搓了一会后,身子慢慢滑下,她张开小嘴,一口就含住那软绵绵的东西!

    “噢……”郭康轻叫起来。

    她小嘴先啜了红彤彤的棍头,跟著舌头就沿著那凹下的坑,不停的撩来撩去!
    “哎…妳……”郭康的身子抖了抖,他在这种刺激下根本无法再“忍”!
    那话儿筋脉怒张,硬硬的竖起。

    “雪…雪……”莫怜香又啜了两下,才鬆开小嘴:“哗,想不到本钱雄厚,还有六寸呢!还有,你喝过很多酒,那话儿还有酒味呢!”

    郭康一面尷尬,吮肉棍吮出酒味来,真是匪夷所思。

    她慢慢站起,解开淡蓝裙子。

    她是完美的,除了少去右手!

    那肥大的乳房、纤细的腰肢、平坦的小腹,再下是一般稀稀疏疏的毛毛,及粉红色的两扇皮!

    “姓郭的,等你享受一下真正的女人!”莫怜香慢慢的蹲坐在他肚皮上,用那两扇皮不停的揩那根肉棍!

    她不是一下子就“吞噬”那热棒,只是用那两扇皮去磨、去揩!

    那賁起的“蚌肉”流出汁来,慢慢的开始湿润!

    “你闻闻,香不香?”她用左手抹了一些,揩落郭康的口鼻上!

    湿湿滑滑的当然不好受,那些汁液,始终是有少许“羶臊”的!

    “妳…妳……”郭康将头摆来摆去:“妳是花痴!”

    “不!我喜欢精壮的男子!”莫怜香一坐,将肉棍塞入自己的暖窝!

    “哎…哟…噢……”她呻吟起来,叫得很娇、很轻,郭康只觉肉棍裹在她紧紧的牝户内!

    那是未生养过的女人!那里又暖、又湿、又紧。

    她骑著他的肚皮,一下又一下,慢慢“加速”起来。

    “哟…哎……我要死了…哎…真好……”莫怜香一手扶著他的胸,身子直摇。
    被一个伤残女郎“强姦”,郭康啼笑不得!但她的胴体既滑且软,真的柔若无骨,他开始感觉到高潮来了!

    她坐在他话儿上,连连顿了六、七百下!

    突然,她腰肢左、右的连扭了几下!

    这种刺激,郭康是从来没有试过的,他的丹田一热,要忍也不忍不了:“妳…噢…我…不成了…呀……”他虽不能动,但身子本能的抽搐起来。

    一道热流直喷向她的花心!

    她紧夹著他,穴婪的搾乾他每一滴。

    他喷出很多,郭康的子孙很快的就倒流落自己的肚皮上。

    “享受完了?”莫怜香拉过他的衣物,揩抹湿漉漉的地方:“都是你的‘东西’,还给你!”

    她将衣服扔在他脸上。

    “郭康,我已给你好处,今后,我吩咐你做三件事,你必须立刻去做,否则,江湖上就人人都知神捕郭康迷倒莫怜香,做出见不得人的事!”

    她穿回衣服:“第一件事,你马上到九如赌坊,替我偷回〈奔雷手〉,记住,不要洩漏是我叫你做的!”

    她说完扭头就走。

    “小姐,你还未替我解穴呢?”郭康大叫。

    “躺在这里餵半个时辰蚊子,穴道自然会解的!”莫怜香掠出破庙。

    郭康见她背影一消失就坐了起来:“小姐,穴道我半个时辰前已运气解了,不过,那时正快活得紧,我捨不得!”郭康自言自语,快手快脚穿回裤子。

    他运起轻功,直追莫怜香。

    郭康的轻功是比莫怜香的强,很快,他就见到她的背影。

    她是往进城的方向走。

    在离九如赌坊半条街,莫怜香进了一间屋。

    郭康跳上屋顶,伏在瓦面上,一招“倒掛金帘”望进窗内。

    中州二煞坐在桌旁,一脸不好意思的!

    “东西取不回,叶坤的功力不弱!”

    莫怜香冷著脸孔:“你们真的没用!取不回,计划岂不是失败?”

    “小姐,我们已在江湖散播传言,说叶坤取得了天下第一武器〈奔雷手〉,找上门来的江湖好汉,相信陆续有来!”

    “唔!”莫怜香的粉脸仍是绷紧:“我已搞定郭康,就看看他怎样替我办事了。”她顿了顿:“银两呢?”

    一个穿黑衣裤的大汉恭敬的说:“五千两银票在这里,老爷说,这是最后的一笔银两了!”

    郭康认得这个就是在破庙内扔飞刀的人!

    莫怜香神色凝重:“只要〈奔雷手〉一日不取回,弄得局势越乱,对我们就会越有利!”

    雷鹏恭敬的道:“莫小姐,还有什么吩咐没有?”

    “你两个派人到九如赌坊去,看他们什么时侯再开业,还有,问问我们混入九如赌坊的‘针眼’看看叶坤有什么动静!”

    郭康看到这里,怕暴露行藏,急忙将身子缩回。

    他坐在瓦面上,恼筋传了几转:“看来,这个莫怜香是要对付叶坤,究竟九如赌坊和江南‘莫停堂’有什么过节?”

    他又想起莫怜香的吩咐:“好!就到九如赌坊去看得究竟!”

    郭康是金陵城的总捕头,当然不会去偷看,他是堂堂正正的走去拍门!
    “叶老爷刚回来,就把自己关在房里!”赌坊的人自然是认得衙门红人:“小的就去通知老爷!”

    郭康望望赌坊:“这里的装修陈设,起码值八千两,有赌钱的客路收入,日进斗金啊!”

    突然,内堂传出嘈杂人声:“不好,叶老爷子给人害死了!”

    郭康弹起:“叶坤死了?”

    “郭总捕头,你老人家在就好了,快去看看我们老板!”九如坊总管何国华气急败坏的:“他…他被人毒死了!”

    叶坤是死在书桌旁的。

    他似乎是用晚皈时,吃了有毒的东西,脸色发青绿,指甲亦是紫黑色,口角流出黑血!

    桌上有碗豆腐、有碟菠菜、几块肥肉、一壶酒。

    郭康看看叶坤的尸首,他死前似是一脸不相信的神情!

    叶老扳的“流云袖”是武林有数的高手,杀害他的人显然怕打不过他,才在……

    郭康闻了闻各样食剩的食物:“咦…这种配搭?”

    他望著何国华:“你老板有没有指定吃甚么菜式?”

    “叶老板很节俭,从不挑吃,厨房煮甚么他就吃甚么。”

    郭康又闻闻酒壶内的酒:“你快去抓厨师来!”

    赌坊的打手很快就来回报:“厨师阿光同荷官肥仔洪同时失了踪!”

    何国华狠狠的说:“是他们毒死了叶老板,一定要抓他们回来!”

    他望著郭康:“总捕头,你见到甚么下毒的象徵?”

    郭康用筷子翻了翻豆腐:“叶坤老板久于江湖,假如用重毒药,一定给他闻出,看见,很难毒死他!但,假如用分量很轻的毒药,但无论任何一个高手,都吃不出来!分量轻的毒药,怎样在肚内变剧毒呢?”

    郭康指了指那碗菜:“就是利用菠菜配合!”

    菠菜配合豆腐吃,下肚后令人不适,因为产生了毒素,再在酒内下少许砒霜及其他毒品,叶老板吃下后,这几样东西在肚内混合,就变成剧毒!

    “下毒的人懂得用酒菜配合,显然是用毒大行家,叶老板怎不发觉身边有这样利害的高手?”

    眾手下你眼望我眼,似乎吓呆了!

    “莫家小姐押在叶老板处的〈奔雷手〉呢?”郭康望了望何国华。

    “不见了!”何国华额角冒出汗珠:“叶老板获得这木手后,一直关在屋内研究这武器,他死了……这〈奔雷手〉就不翼而飞!”

    何总管结结巴巴:“我们正在愁,万一莫小姐来赎……九如赌坊真的赔不起!”
    “消息传了出去,恐怕江湖为争这〈奔雷手〉有大流血!”郭康嘆了口气。
    郭康差不多三更才离开九如赌坊,他一路行一路想:“这莫怜香虽然和自己有合体之欢,但看来…她正策划一项阴谋……”

    他想了很久:“这个失去右手腕的女郎究竟搞甚么鬼?”

    就在这时,街角闪出一个黑影:“郭捕头救我!”

    那人跪下就叩头:“小的不想做替死鬼!”

    郭康拉起他,这个人赫然是荷官肥仔洪。

    “厨师阿光呢?”郭康四边看了一看。

    “他躲在前边草丛!”肥仔洪样子真的很害怕!

    “快带我去!”郭康运起轻功。

    但肥仔洪就跟不上:“总捕头……小的…不懂武功……”

    郭康呆了呆,一手提起他……

    在草丛内,那个厨师不停发抖,他三十出头,亦是个肥仔:“捕头,我愿讲所知的一切!”

    “这里不宜说话!”郭康一手扯著一个:“到河边找只船,我们上去再说。”
    那个阿光已急不及待:“叶老板的死,与我们无关,有人看见老板中毒,叫我走,我心慌下,就听他们的,但…我无下毒…每天买甚么菜,都是……”

    就在这时,林中朴出两个蒙面客,四把飞刀就射向郭康三人。

    郭康将荷官肥仔洪推倒,但那个阿光跟在他身后,行得较慢,“波、波”两声,飞刀入背。

    “哎唷!”厨师阿光惨叫仆倒!其餘两柄就给郭康手指挟著,扔在地下。
    “好胆!竟敢杀人!”郭康抽出腰间的三节棍,一招“八方风雨”就打向两个蒙面人。

    蒙面人抽出单刀招架,但斗了十餘招后,渐渐不敌,两人再扔出三把飞刀,就落荒而逃。

    郭康似乎摸清对方的路数,他走回草丛,阿光已经死了!

    两把飞刀横穿他的心臟. 荷官肥仔洪面如土色:“郭捕头,杀害叶老板的人,可能就是要买‘九如赌坊’的人!”

    “半个月前,有个老头上门找老板,愿用八千两银买下赌场!”肥仔洪说:“老板不答应,那个老头很生气,说他敬酒不吃,将来必后悔!”

    “老板为此,多请了一批打手!”郭康插了句口:“之后,就有独腕少女来赌,并押下〈奔雷手〉?”

    肥仔洪点了点头:“是的,我曾偷看老板拿到〈奔雷手〉后欢喜之状,他说有此武器,一定可以击败打赌场主意的人!立心仿製一把。”

    两人边行边说,很快就到江畔。

    但,江上无船。

    “为甚么有人打赌场主意?”郭康坐了下来。

    “因为赌场赚钱!”

    肥仔洪滔滔不绝道:“每月起码有几百两银子乾赚,叶老板又是孤身一人,无妻无子,那老头子说:”叶坤,你赚了这么多年,应该收手吧!‘但,老板反驳︰’谁人嫌银子多?‘老头哑口无言。“

    那盘数,何国华总管最清楚,他事无大小都要管,厨子阿光每天买甚么菜,都是总管吩咐下来的!

    郭康整个人跳起来:“何总管跟了叶老板多久?”

    “很多年了,听讲,两人以前是海盗。”肥仔洪很健谈:“我三年前由同乡介绍来赌坊打工,但我很喜欢听人秘密,所以知道老板不少经歷!但何总管就很低调,老板在的场合,他一定不会出现,我们背后都叫他做‘无声狗’!我平日和厨子光最老友,今晚,就是有人叫他逃走,我见他蒙不白之冤,想带他找郭捕头,但…想不到你竟然到了九如赌坊!”

    郭康掏掏身上,有几两银子:“肥仔洪,你拿这钱,天一亮就坐船走开几天,再回来衙门找我!”

    郭康咬了咬下唇:“看来,装神弄鬼都是这个何总管!”他脚步奔向九如赌坊。

    何国华此刻却不在赌坊内,他在香喷喷的女孩子闺房。房内只有一张大床,四週是点起檀香,四十多岁的何总管就跪在床边。横依在床上的,赫然是莫怜香。她只穿了件纱袍,内里是甚么也没有。

    那笋形乳房、淡黑的阴毛,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她露出两条修长白晰的大腿,浑圆的足踝,涂上寇丹的足趾。

    何国华捧著足趾在吮。

    莫怜香另一只赤足就撑在他的前额,嘴角媚笑:“你真像头狗!”

    “我就是你的狗!”何国华笑嘻嘻的,他将她的王趾每只都吮过了,嘴巴吻上她的足踝……

    “你的鬍子令我发痠呀!”莫怜香双足乱抖,大腿抬处,尽头的迷人洞,两扇粉红色的嫩肉,惹得何国华舐得更加起劲!

    他越舐越上,莫怜香躺了下来,张开大腿。

    “香,好香!”何国华像头狗伏落在她大腿上。

    莫怜香一夹,夹著他的头:“啊…噢……”

    何总管的舌头,钻到红彤彤的水帘洞去,他除了舐得“碟,碟”有声外,还用牙齿轻咬山丘上的毛毛。

    “啊哟…噢……”莫怜香口里吐出锁骨销魂的声音。

    她的左手忍不住大力按著何国华的头,这一来,他的口、鼻都埋在她的牝户内!他一点也不为意,仍是大口大口的舐……

    “哎哟…鬍子…要命呀…”莫怜香不住的摆动她的纤腰、肥臀:“你这…老狗…把嘴…倒有这用!”

    “唔…唔……”何国华口鼻都是水渍,鬍鬚上亦沾有不少白泡,他双手一伸,就握著莫怜香两个笋型乳房:“我硬起来了!”

    他手指搓著她两粒乳蒂,那两颗腥红的小豆豆已发硬、凸起。她的乳旁被他扭至出现一条条淡红的指印,她喘著气:“上来吧!”

    九如赌坊的总管,急忙宽衣除裤,他下身已挺起,那话儿只得四寸。

    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竟欢喜其貌不扬的中坑?(粤:中年男人)

    何国华猴急的压落莫怜香身上。他乱插了几下,终于整支肉棒没入那迷人洞内。

    “噢…啊……”何国华乐得呻吟起来,身子乱挺。

    莫怜香就蹙著眉:“不要乱动,要不然,就像前几次一样…三几下就丢精了!”
    “是!是!”何总管果然下身不敢再乱顶撞,他伏下头来,一手握著一只豪乳在搓捏,一口就啜著另一只奶子,像婴儿似的,又舐又吮。

    她两粒乳蒂很小,但已凸起发硬。

    “噢…好美…好…”何国华又叫起来,此刻,她牝户内有一股力,不停的拉,吮著他肉茎的头部,他肉紧的握住她乳房:“呀…舒服…”

    莫怜香眉丝细眼,屁股不停的往上顶……

    何国华只觉那股牵啜力越来越狂,他忍不住了:“唉!唉…我…我丢啦!准我射在你肚内吧!

    “不!”她急忙用手一拔,握住了他的肉茎,一股黄黄白白的热流就喷在她的小肚上。

    何国华喷完后,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样。

    “你这死相,不是个个男人都可以喷在我里面的!”莫怜香似乎有点生气:“你用毒功夫这么好,为甚么不吃点药,弄…弄久一点!”

    “每次只得百多下力度!”她指指肚皮:“来,把自己的东西吞回肚内,不可以弄脏我!”

    何国华被她一喝,果然将自己的“子孙”,全部吞回肚内!

    她摸摸肚皮,真的给他舐乾净了,这时才变柔声:“你就在这里躺躺,我洗过澡就来!”

    莫怜香赤条条的跃下床,她虽然只得一手,但行动十分敏捷,她推开屏风,那里就有个大木盆。

    “放多点香料,这老鬼的口水臭得很!”她吩咐坐在椅上的婢女。

    何国华迷迷糊糊的睡著了,男人做完那回事后,很易疲倦,何况四十出头的人。

    他再醒时,莫怜香已穿著整齐,娇嫵万分。

    “叶坤死了,明日,我就带人去赎〈奔雷手〉,赌坊交不出,‘莫停杯堂’的人就接收九如赌坊!”莫怜香很开心的:“到时,你要帮口呀!”

    何国华点了点头:“女主英明,假如叶坤不是以为得到天下第一武器,弄得神魂不定,我们怎会这样容易得手呢?哈…哈……”

    “那只木手呢?”莫怜香突然凤眼一睁。

    “那…那真的不见了!”何国华急忙穿回裤子:“大概是叶坤藏了起来,接收赌坊后,可以翻转来找的!”

    莫怜香眉头一皱:“好,你先回去吧!”

    何国华走出房门,原来莫怜香就住在赌坊后两条街。

    四更了,长街无人。

    郭康缩在赌坊大门旁,他已等了一个多时辰。当差的,等人亦是一门学问。
    “何总管。”郭康从黑暗中闪出:“你可以讲出内幕吗?为甚么要毒死叶坤?”
    何国华停步,缓缓从袖内抽出一把摺扇:“不愧是神捕,要拉我吗?”
    他张开扇,扇叶是用铁片打成的。

    “人命关天啊!”郭康摇了摇头:“你好狠,连厨子阿光也杀了灭口!”
    何某大声说:“我没杀厨子阿光!”

    “这究竟为了甚么?”郭康踏前一步:“你会出卖多年的拍档叶坤?”
    “拍档?”何国华冷笑:“人家用钱头,我用钱尾,人家夜夜逛妓院,我就留守在赌坊,这算哪种拍档?”

    “要买起赌坊的老头子是谁?”郭康嘆了口气:“有多少人打赌坊主意?”
    何某没有回答,凝神作出进攻姿势。

    郭康拔出腰间的三节棍。

    何国华一招“推出窗前”,铁扇平推,直至郭康胸前,这招虽用七成力,但劲风呼呼!

    郭康一蹲,三节棍“横扫千军”,反扫对方足踝。

    何国华末待招式去尽,纵身一跳改用“愚公劈石”直削蹲伏著的郭康。
    郭康一招“懒驴打滚”再弹起。

    片刻间,两人已斗了七、八招。

    郭康毕竟青壮,缠斗了百招后,已稳佔上风。

    何总管额角泌出汗珠,一个刚做完爱的中年人,体力始终稍差。

    他突然一跃而起,摺起铁扇,用扇柄向著郭康,一股腥臭毒水喷出。

    郭康急忙滚倒,那些毒水沾地有白烟冒出,闻到之后令人反胃。

    何国华乘著这时候跑了。

    郭康只觉得胸口一闷,亦吐了起来。

    他吐了几口,再运功调息片刻:“狐狸尾巴露了出来,看你往哪里跑!”
    “何总管是跑得了的!”突然,远处响起一把冷森森的声音,一个身著黑袍的老头子从屋顶跃下。

    “哼!鱼叉帮的张立帆帮主亦想打赌坊主意?”郭康嘆了口气:“私盐生意难做?所以跑来金陵混?”

    “郭捕头果然聪明!”黑袍老头子仍是冷冷的:“根据风水师傅说:”九加赌坊是纳财吉地‘,老夫要养眾多兄弟,自不然要开赌了!“

    “叶坤却不肯卖赌坊给你!”

    “所以他死了!”黑袍老汉扬了扬眉:“郭捕头只要不插手,在下接收赌坊后,每月送你五十两如何?”

    “哈……”郭康笑了起来:“张帮主有什么把握?”

    “因为我已把何总管迫入死角,再救他一把,他自然归顺我!”他拍了拍手:“出来见见捕头!”

    屋顶又跃下一人,赫然是荷官肥仔洪!

    “郭捕头,七弟张满帆,刚才骗了你啦!”老头面有得色。

    “其实我应该想到,叫阿光走的人应该是你,派杀手追杀厨子的亦是你…”郭康盯著肥仔洪:“一个‘不懂武功’的人,又怎逃得过飞刀?你扮得很像!”
    郭康嘆了口气:“是你们利用我迫何总管?”

    肥仔洪笑了笑:“这场戏做得迫真是不是?”

    “你们有信心成功?”郭康顿了顿:“似乎不止一帮人打赌场主意啊!”
    “我在赌场卧底三年,知道得很清楚!”肥仔洪站前两步:“赌场有四成兄弟愿意跟鱼叉帮,刚才,我们的人已接走了何总管,他既然毒死了叶坤,就要跟我们合作!”

    “不!人命关天,还有衙门!”

    郭康摇了摇头:“官俸虽然月得白银两半,但我够用了!”

    老头与肥仔洪面色一变:“假如人死了,就连一两半银子也不必花了!”
    “就算奔雷手要打赌场主意,她们有我的弟兄多吗?”

    郭康再嘆口气:“肥仔洪…不…应该叫张满帆,你主使手下杀了厨子阿光、亦难脱关係!”

    “郭捕头,你错了,我既然露出真面目,当然有所防备!”肥仔洪吹了吹口哨,附近屋顶即站出数十个劲装大汉,手上都有兵器!

    “赌坊前后的房子我都买了…”老头低声:“亦曾开过赌场,但生意总不及九如赌坊,风水之说不可不信,郭捕头,还是识相点吧!”

    “我这个人就是倔强!”郭康掏出三节棍。

    “叶坤也是倔强,结果怎样?”老头厉声,跟著有人递上一柄鱼叉。

    四周的劲装大汉纷纷跳下,有六、七十人围上来。

    郭康凝神,他只盯著鱼叉帮帮主张立帆和肥仔洪。

    肥仔洪亦是便用鱼叉的。

    鱼叉帮的人渐迫近。

    就在这时,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夜空中多了一道碧绿的燄火。

    “碧燐燄!”张立帆面色一变:“莫停杯堂召集人马,看来片刻就到,退!”
    他一挥手,那些大汉就敏捷的退入黑暗处,片刻间,就走了个乾净。

    街头远处,这时冒出十数个穿淡衣的大汉。

    “郭康,我又救了你啦!”声音很娇很美,那是莫怜香。

    她很快就来到郭康面前。

    郭康苦笑:“原来妳也打九如赌坊主意?”

    莫怜香媚笑:“你以为呢?”

    “莫停杯堂火併鱼叉帮,我一定要阻止!”郭康大声:“你们要廝杀,可以到城外去打!”

    莫怜香浅笑:“只要郭捕头撒手不管就可以啦!”

    郭康说:“叶坤是怎样死的?我一定要追究!”

    “你找得到证据吗?”莫怜香又媚笑。

    郭康摇了摇头。

    “江南有名的莫停杯堂,为什么看中九如赌坊?要开赌场,地方多的是呀!”他有点燥了。

    “你不会明白的!”莫怜香正色:“这牵涉的,不只是一间赌场!”

    郭康大踏步向前走:“我一定会明白!”

    莫怜香拍了拍手,莫停杯堂的大汉亦纷纷退下,她运起轻功,跟在郭康身后:“假如我说出这故事,你是否不管?”

    “不!”郭康很乾脆:“我吃公家饭的,一定可以找出线索!”

    “你知多少?”

    郭康头也不回:“我知叶坤和何国华以前是海盗,他们一定为了某种缘因,改邪归正,跑到金陵城开赌场!”

    “叶坤为人节俭,吃得普通。虽然喜欢上妓院、穿华衣美服,但,赌场赚的银子起码够他花,不过,这个人很怪,就是不信人,连老婆、子女也没有…”

    郭康想得有点糊涂:“这廝连何国华也不尽信,那…拚命赚银两干吗?”
    莫怜香娇声:“你要知,就得从叶坤洗手不做海盗查起,还有,鱼叉帮也是和海有关的,你可以去问张立帆呀!”

    “不!最直接的还是问何国华!”郭康咬了咬嘴唇:“今晚,我差点就擒著他!”

    “郭捕头,叶坤既然不信人,有些事当然连何国华也不知!”

    莫怜香篤了篤他的头:“这个故事,最多只有三个人知,一是叶坤,可惜他死了!另外一个是我,还有一个…嘻…也快死了!”

    郭康停步:“妳会知?”

    “我也是听回来的!”莫怜香挥了挥右手衣袖:“一个没有右手的女孩,是很惹人同情的!”

    郭康问:“第三个是不是张立帆?”

    “谁呀?”

    “是不是鱼叉帮的张立帆?”郭康大声问。

    莫怜香又拋了个媚眼:“你跟我来,或许…我会告诉你!”

    郭康很自然的就跟在她身后。

    又是放有大床的闰房内。

    檀香薰得香喷喷的。

    莫怜香虽然只得左手,但剥衣服仍很敏捷。

    郭康又看到她粉雕玉砌的裸体。

    “来,满足我!”莫怜香斜斜的躺在床上,她故意张开双腿,挺高腹部。
    那迷人的牝户敞开,阴阜是粉红色的,衬著稀琉的毛髮,那带湿润的“红唇”,正面向著郭康:“来,捣死我,插我!”

    她装著眉丝细眼的表情。

    郭康吞了口涎沫:“不!妳先告诉我那秘密!”

    莫怜香摇了摇头,她一手捧起左边的豪乳:“亲亲她,又香又甜的,你啜啜看!”

    郭康呆呆的站著:“妳先说。”

    她敏捷的爬落床,赤条条的站在他面前,左手就掏向他裤襠. “起啊!啊!”郭康的话儿被她握著,她轻柔的摸著:“春宵一刻值千金嘛!”

    这么动人的胴体,哪个男人不臣服?郭康的裤子不知怎的掉了下来。

    她身子慢慢跪低。

    他的肉棍子平平的挺起半截。

    她那只笋型的乳房,有意无意的揩落肉棍的头部:“哎……噢……”莫怜香一边轻呻,一面用乳蒂去碰那圆圆的棍头,又用乳沟去夹那肉茎。

    “妳…啊…妳……”他双手不期然的按实她的头顶。

    莫怜香狡猾的笑了笑,她伸出丁香小舌,像舐冰糖葫芦一样,就舐那肉棍头!
    “呀……”郭康咬了咬下唇,他一挺,那话儿就全送入她小嘴内。

    莫怜香“呜”的叫了一声,那东西将她的小嘴撑得满满,直塞进她喉咙内。
    她胀得差点连泪水也涌出,但莫怜香很快就“适应”了,她一口一口的就吮起来。

    “呀…妳…呀…”郭康忍无可忍了,他对这个缺了右手腕的尤物一提:“…好…我就赏妳…来…”

    莫怜香很识相地鬆开小嘴,贴著郭康站了起来,左手圈著他的颈:“抱我!”郭康也不搭话,拦腰就抱起她,扔在大床上,跟著就压了上去……

    “哟…轻点…哟……”莫怜香抬高腹肢,张开玉腿。

    “吱!”的一声,郭康的肉棍就全送入那湿滑的牝户内,跟著就似拉风箱似的拉出拉入。

    “哎哟…哎哟……”她眉丝细眼,玉手抓著他粗壮的背:“好劲…哟……”
    她挨了他急撞数百下,郭康的动作开始慢了下来,他感受到她阴户内有股吸力,牵吸他的玉茎。

    莫怜香运起媚功来,她面上仍是“苦痛”表情:“噢…胀死了…哎哟……”
    郭康运了口气,又衝了两百下,他额上满是汗珠,丹田发热:“噢…不好…没有…我丢啦……”

    他猛地加速乱挺…跟著就射出热流。

    “啊…啊……”她抬高屁股,双足勾住他腰部:“你呀!啊…我还要!”
    郭康头一伏,正好落在她乳沟上,那肉棍子虽然软了下来,但她仍“锁”著他,要他留在牝户内。

    “我没有了,秘密,你应该说出来吧!”郭康苦涩的望著莫怜香:“咱们也玩了大半个时辰,快天亮啦!”

    她却呶了呶小嘴:“不!你还未躬鞠尽瘁,除非…除非多来一次!”

    郭康睁目:“胃口那么大?”

    莫怜香的粉脸一热:“女人在食不饱的时侯,甚么秘密也忘记了!”

    她身子一滚,将郭康的“小东西”甩了出来:“我先洗个澡,等会再来呀!”跟著就跳下床。

    郭康望著她肥肥白白的大屁股,闻著房内的香气,开始有点睡意。

    莫怜香推开屏风旁的门,那放木桶热水的房。

    那个婢女扶她:“主人,安排好了!”

    室内的檀香薰得七七八八,这时喷入迷香。

    “郭康呀郭康,你起码要睡一整天!”

    莫怜香没进那桶热水内,一手掏著热水,洗涤著牝户:“明天我们去接收九如赌坊时,不会有衙门中人阻手阻脚了!”

    她抬起粉腿:“天下没有几个男人不拜倒在我阴户下,今天之后,莫停杯堂就可领导群雄啦!”

    郭康睡著了、睡得很香。男人在交合后,特别容易入梦。

    奔雷手(下)

    午牌时分。

    九如赌坊内外,都是劲装男子。

    鱼叉帮老大张立帆倾巢而来,起码有百多人。

    莫怜香仍是穿一狡蓝色衣裙,她亦有过百人。

    叶坤虽死,赌坊的兄弟亦散了一入半,但留下来的仍达三十多人。

    “赌坊主人还末下葬,你们就想吞我们的场子?”赌坊的人擎兵器在手,由账房易天亨所带领:“你们凭甚么?”

    “凭这张押单!”莫怜香除了美艷外,此刻亦有一份威严:“我带银单来,假如赌坊交不出我押在这的〈奔雷手〉,我就要接收这赌坊。”

    她左手一扬,一张银票就从她的衣袖飞出,平平的飞向易天亨面部:“还你们的钱。”

    二百多人很多喝采:“好利害的功夫,推送一张纸能这样平稳,莫停杯堂的果然不简单!”

    易天亨一揖,一股劲风将银单盪起,吹回莫怜香那边:“敝坊何总管不在,小的不能话事!”

    “何总管在这里!”鱼叉帮老大张立帆暴喝:“阿满,带他出来!”

    荷官肥仔供(即是鱼叉帮张立帆)将一个垂头、帽子垂到眉心,神态落寞的汉子推出,他扯掉汉子的帽:“何国华,你主持大局!”

    “哈!”有人笑起来,原来何国华的山羊鬍子给剃去,所以一时三刻,竟没有人认得出他。

    何总管似乎被点了穴,肥仔洪推他时才解开他穴道,以何国华的武功,施毒功夫竟受制鱼叉帮中人,莫怜香亦粉脸一沉。

    何国华慢慢走到场中,他受鱼叉帮所辱后,声音已无昔日洪亮:“奔雷手是天下第一兵器,假如交还不出,赌坊给莫小姐是应该的!”

    “假如交出呢?”肥仔洪在旁大叫。

    “假如交得出……”何国华不敢望莫怜香。“赌坊自不然不用赔。”

    “那奔雷手呢?”莫怜香凤眼一睁。

    九如赌坊中人你眼望我眼,奔雷手不见已人所皆知,根本拿不出。

    “在这里!”肥仔洪扬声:“拿出来!”

    两佰鱼叉絮手下捧出一个黄布包里,在桌上打开,赫然是那只木製的奔雷手。
    “莫停杯堂的人,快拿回这只木手走吧!”鱼叉帮的人大嚷。

    “这不是奔雷手!”莫怜香望了一眼:“奔雷手号称天下第一武器,是因为它夺人兵器,快如闪电,鱼叉帮随便找人雕只木手就可交数?”

    肥仔洪可能心直口快:“那天叶坤的确是收起这只木手的。”

    莫怜香娇喝:“这时,我不妨将奔雷手秘密说出,当年,我祖父在大漠,无意得到一支磁铁,能吸三尺内兵器。”

    “因为吸力甚强,我祖父就雕了一只木手,将磁铁藏在手内。”

    “一般人只见我爷爷用此木手闪电夺人兵器,不明就里,其实秘密就在手内藏的那根磁铁!”

    她话未说完,一手就抄起那只木手向地一摔,木手当中所开,内面果然甚么东西也没有!

    “这是假的!”莫停杯堂的人叫嚷起来。

    张立帆面色一沉,他心想:“这女孩年纪轻轻,心思却很毒,她用假手来九如赌坊赌钱,输了就押下假手,不惜揭开奔雷手秘密来反咬对方,果然不简单!”
    莫怜香很得意:“何总管,你收下这张银单,就将赌坊给我吧!”

    何国华仍然不敢望莫怜香。

    “不!”肥仔洪突然叫起来:“九如赌坊眾兄弟,假如你们投入我们鱼叉帮,赌坊仍然交各位打理,每月各加二两银子!”

    易天亨等面上露出喜色,有几个更站向鱼叉帮兄弟旁。

    莫怜香虽祇得左手,但她一拍,登时将一张檯打碎:“我是有法可依,合情合理,鱼叉帮你要和我争!”

    张立帆这时开声了:“莫停杯堂是江南世家,竟然要赌坊维生?不如赏面给小弟,让鱼叉帮兄弟有碗饭吃!”

    莫怜香凤眼一睁:“那还我奔雷手。”

    “你分明是拿只假手这赌坊骗了叶坤。”肥仔洪大叫:“兄弟们,上!”
    莫怜香娇笑:“你的人还可以上吗?”

    鱼叉帮中人,这时很多掩著肚子叫痛。

    何国华这时抬起头来:“对不起,我今早在鱼叉帮的早饭上落了点毒,吃得多两碗稀饭的兄弟,这时应该拉肚子。”

    他望著莫怜香笑了笑。

    “何总管,真难为你,要给人家割鬚!”莫怜香甜甜一笑,昨宵我不是故意让鱼叉帮将你‘请’了去,你怎能立此大功呀!“

    这时,张立帆亦觉肚子不妥了:“何国华,你毒死叶坤,又用苦肉计骗我…哎…快拿解药来!”

    何国华正色:“毒死叶老板,偷走奔雷手的是肥仔洪,你不用推在我的身上,至于解药嘛,那倒不必,去三几次茅厕就成啦!”

    鱼叉帮的人,有忍不住的,这时已奔出堂外找茅厕,有忍不住的,“叭”、“嗶”连声,屎汁已撒在裤档上。

    “鱼叉帮臭得很呢!”莫怜香站到何国华身旁深情的一笑:“这功劳很大,我…非以身相许不可!”

    何总管心神一盪,人痴了。

    张立帆知道自己一离九如赌坊,莫怜香就可顺利接手,但此刻除没有吃早饭的十来廿个手下外,大部分都肚痛难挡,他自己亦忍得很辛苦:“好,莫怜香,妳姑且佔了赌坊,我鱼叉帮一定会回来报仇的!”

    他一拐一拐的忍著,但“必”的一声,粪汁还是喷了出来!

    在莫停杯堂手下大笑声中,鱼叉帮的人掩著屁股走了个乾净,只留下阵阵屎臭。

    莫怜香指指易天亨及九如赌坊餘下的人:“投不投我?要走的,可以发给每人十两银子!”

    易天亨突然朝内堂跪了下来,泪流满脸:“叶老板,你尸骨未葬,赌坊就拱手让人了,小的只好还乡啦!”

    他“登”、“登”的叩了三个响头,头也不回的就走出大门。

    餘下来的,多投到莫停杯堂那边。

    “事不宜迟,下午就让叶坤入土为安!”莫怜香对何国华说,即刻买灵柩,准备给叶坤开丧!“

    这时,内堂突有人惊叫:“不好了,叶坤老板的尸首不见了!”

    何国华面色一变,莫怜香此他更快,三下纵跃就到停尸的房前,问道:“守在门口的人呢?”

    “刚才…鱼叉帮的人登门…守在门口时都挤到前边看热闹,现在回来,只见大门洞开…叶老板的尸首不见了!”

    “这个人的身手,可以在几百人前偷走死尸?”莫怜香戚眉:“武功和轻功真的很高!”

    何国华就沉吟:“叶坤的尸首如不下葬就腐烂,偷了死人有甚么用?”
    “是不是尸变呀?”

    “可能叶老板变了僵尸!”

    九如赌坊的手下窃窃私语。

    莫怜香想了想:“不见了也好,我们张灯结綵,明日重开赌坊,此后,这里就是莫停杯堂在金陵的分舵!”

    她向何国华打了个眼色,压低嗓子:“带我到叶坤的住房、书房看看,就算拆了这两间房,也要找到传说中的东西!”

    金陵城外的秦淮河边。

    鱼叉帮的人垂头丧气,张立帆拉了四次,肚子才没有那么痛。

    他大发雷霆:“阿满,何国华是用毒高手,你…怎么会这么疏忽!”

    “大哥,我不知道他已经和莫怜香勾搭上,他扮成垂头丧气,连鬍子也肯给我剃,我…我……”肥仔洪嘆了口气:“一定要杀了何国华,烧了九如赌坊!”
    “不!烧了赌坊那本东西更难找了!”张立帆眉毛一扬:“除了广派探子外,我要将中州二煞雷朋、朱卓收买过来!”

    “这几天我们暂且不动,待莫怜香找到那东西,我们就作决定性一击!”
    “莫怜香,等我抓了妳,我一定要剥光妳的衣服,让所有兄弟乐一乐!”肥仔洪更是恨恨的。

    莫怜香找了几个时辰,甚么也没有发现。

    “要回那边了,万一郭康醒了,他一定插手!”她恼中转过几个念头,盯了何国华两眼:“国华,你看著赌坊,明早復业,提防鱼叉帮的人!”

    何国华见她样子柔情似水,不觉痴了:“妳要去哪?我陪你走!”

    “不!”莫怜香眼波如水,娇声:“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待大事办好,你……”她身子依偎在他胸膛上: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岂在朝朝暮暮?”

    跟著就闪开身子:“看紧赌坊,我很快回来!”跃上瓦面。

    莫怜香回到香闺,郭康还未醒。他露出结实的胸膛,仰天而睡。

    莫怜香脱下衣服,又在隔壁洗多次澡,然后,只披上轻纱,爬回床上。
    她的手轻柔的摸著他的胸,跟著,她俯头,张开小嘴轻咬他的乳尖。

    男人的乳尖亦很敏感,郭康醒了过来:“妳……”

    “我又要!”她含情望著他,两片朱唇印在他的嘴巴上。

    “唔…唔……”郭康被女人搂著来吻,始终有点怪怪的,特别是她的乳房压著他,小腹贴著他的下体擦来擦去。

    郭康又有反应,他一昂起,莫怜香就知道了。

    “唔!你这小金刚…”她虽得左手,但仍十分敏捷,一握就捏住他的命根子:“郭康,假如我要杀你,只要手指一插……喀喀…你就要做太监啦!”

    郭康反感亦很快,那话儿随即又软了下来,他一扭,莫怜香的手就握了个空!
    “我走了,现在是甚么时侯?”郭康一弹就想跳下床,但他快,莫怜香亦不慢,她粉腿一拦,就封了床口:“早得很,我要吃多顿,不是跟你闹著玩就生气吧?”

    郭康摔回床上:“这个女人究竟搞甚么?”他一滚就滚到一边。“昨宵妳答应讲出秘密的!”

    “但你还没有给我第二次呀!”莫怜香甜甜一笑:“来嘛!”

    郭康用手掩著自己的东西:“不,妳先说!”

    莫怜香眼珠一转:“好,我告诉你。”

    叶坤在未开九如赌坊前,是个海盗,有次,他发现了一样不该发现的秘密。
    当时,船发现一个海岛,他带几个人划小艇去探路,但就只得叶坤一个人回来,虽然他亦负了伤,但却不死,但同去的就无一生还,据说是给巨人杀了!

    叶坤对人说叫岛上有瘟疫,都是死人!跟著,就下令全速开船走!

    接下来的几日,叶坤都是一个人关在舱上,名曰“养伤”,但那点皮外伤,怎需卧床呢?

    最接近叶坤的是何国华,但他也不知叶坤在做甚么。

    贼船泊岸后,叶坤就作出令人想不到的举动,他将劫回来的财物,平分与所有的手下!叶坤说从海岛拾回条命后,一切都看化了,决定金盘洗手,不再做海盗!

    他只留下何国华、易元亨两人,来到金陵,买了九如赌坊。

    之后,叶坤说要回乡,去了一个月!

    跟从叶坤的海盗有百二人,有人认为那海岛有可疑,于是循著原水路,僱船再去找觅,但去找海岛的,却一个也没有回来!

    其中一个没有出海的将秘密带到鱼叉帮,说岛上可能有宝藏,但他却是文盲,画不出海图,无法出海。

    因为有宝藏做后台,大大可以赔起,九如赌坊的声誉越来越响,成为金陵最大的赌坊!

    消息连何国华都知道,他就去问叶坤,但叶坤一口否认,并说倘有说谎,自己不得好死!

    他还带何国华与易元亨到过那个海岛,那果然是白骨森森!

    那岛原来是倭寇侵略沿海时的贼窝,后来给官兵攻陷,上面的死人都是暴骨,没有收葬!

    但有人就思疑,当日叶坤为甚么不说,反而讲手下是给巨人杀死的!

    叶坤解释,是怕讲实话给官兵知道有麻烦,所以,寧愿归隐。

    但,有人就想到,叶坤可能将宝藏到别的地方去了!

    在何国华等监视下,叶坤真的没有再出海。

    有人就猜,他是来不及将宝藏带走,一定收在一处秘密地方,并画有藏宝图。
    叶坤画有藏宝图的消息就暗中传开,很多人猜测,秘密就在九如赌坊内!
    莫怜香说到这,笑著说道:“故事说完了!”

    郭康仔细的听完,突然摇头:“不对,不对,还有破绽!”

    “甚么破绽?”莫怜香睁大眼。

    “假如有藏宝图,该好好保护叶坤才是,但…为甚么要毒死他?”郭康问。
    莫怜香嘆了口气:“何总管是不得不下手的,因为叶坤已发觉有危险!”
    “但,何国华不可能这么容易得手的!”郭康仍摇头:“我就是想不通,以何总管的才智,怎暗算得叶坤?”

    “假如我没有猜错,将消息买给妳的,一定是九如赌坊的何国华总管!”郭康盯著莫怜香:“是不是?”

    莫怜香媚笑:“秘密讲完了,来,陪我!”她又将豪乳压向郭康:“我要……”

    郭康一把推开她:“妳想不想知叶坤的秘密?”

    莫怜香神情一变,整个人严肃起来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    “妳先告诉我,是不是何国华告诉妳有宝藏?”

    莫怜香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。

    “妳先穿回衣服,我带妳去看一样东西。”郭康再望了她的胴体一眼,自行穿上衣服。

    郭康牵著莫怜香的衣袖,跃上屋顶。

    他是带她回九如赌坊!

    “你要带我看什么?”莫怜香瞪大凤眼。

    “叶坤的尸体!”郭康答得轻鬆。

    “哪…是你偷的?”

    “除了当差的,有谁敢将一个僵硬、发胀的死人背在肩上?”

    “你没有晕倒?”

    “妳一走,我就醒过来了!”郭康和她奔了十几间屋,已望到赌坊。

    “妳要和我合作,不许将秘密洩露给何总管知!”郭康顿了顿:“我怀疑是何某搞这么一场游戏的!”

    两人跳下墙头,那是贴著赌坊的一户人家的后院。

    “你将叶坤的死尸放在这里?”莫怜香眼瞪得大大的:“怪不得找不到!”
    “我总不成将尸首背回家的!”

    郭康指了指草丛:“这家姓王的,是给鱼叉帮做线眼的,他们将视线集中到赌坊,才不知自己的家才有料哩!”

    跟著,弄著了火熠(火石、互擦可生火花)燃著一根蜡烛:“小心看!”随手掀开一张草蓆!

    叶坤紫黑的尸体,伴著恶臭。

    莫怜香蹲下,掩著鼻子。

    “尸体我已验过,的确是中毒死的!”郭康拿很树枝,暗中运劲,“嗤”的割开叶坤左臂上的薄衣:“这可能就是藏宝图!”

    “他将地图纹在身上,果然聪明,果然聪明!”莫怜香再也不理恶臭了,亦用左手拾起枯枝拨一衣服破片,那是用蓝墨纹的,虽然因尸体转黑发胀,有些地方已糢糊了,但隐约仍看可出七成!

    那是两条鱼困著一块三角型的石,石下有水波纹。

    “鱼”的身上是有字的,但部分已腐烂,祇见右边的“鱼”纹上“崇明之外,上五下三…”

    左边的鱼则看不出头一句,第二句是肖蛇肖龟!莫怜香突然运劲,树枝变得似刀锋利,就割尸身其他衣服。

    “不!”郭康用树枝一格:“除了左臂上,其他地方没有了,不要对死人不敬!”

    “人死了,穿不穿衣服也没有问题!”莫怜香低声叱喝,跟著盪开郭康的树枝。

    叶坤赤条条的尸体被她反覆看了两次,连那话儿都拨开来看,果然再无纹身。
    她撕下衣袖咬破指头,迅速写下文字图案。

    “烧了尸身!”莫怜香突然将树枝一扔,跟著左手一抄,就将蜡烛扔到腐尸身上。

    郭康想不到她虽然祇得一手,动作仍是如斯敏捷的。

    莫怜香十分狠,她将蜡烛扔在头髮上,叶坤的腐尸很快就燃著,燃到柴草。